AK-47為何成為恐怖分子的殺人利器?

作者:晉其角 來源:紐約時報 2016-08-06 01:42

他們使用的步槍一般是AK-47的各種變種,這是世界上數量最多的槍支,一款有著蘇聯血統、廉價易用的突擊步槍,可以讓幾個人殺害數十人,威脅數百人,并能同現代化裝備的士兵和警察正面交鋒。

為了應對這種卡拉什尼科夫系列步槍(Kalashnikov)的普及,美軍推出了AR-15。近年來,恐怖分子也開始使用AR-15的后代。2015年,在加利福尼亞的圣貝納迪諾,伊斯蘭國的支持者使用的就是半自動AR-15步槍;2011年挪威大規模槍擊案中,兇手使用的是一把Mini-14以及一把MCX,這兩種步槍都同AR-15使用同樣的子彈,是市場上AR-15的競爭對手。6月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的槍擊案中,兇手也使用了Mini-14和MCX。

在恐怖分子手中,軍用步槍一再被用來大規模地迅速殺人。卡拉什尼科夫槍械這種幾乎是三代人之前傳遍全球的顛覆性技術,今天仍然在有組織的暴力活動中扮演著重大角色。它是如何成為這樣一種便捷的工具,成為邪惡與憤怒的擴大器的?它又是怎樣推動AR-15及其他競爭者不斷進化、躋身主流的?

冷戰產物

答案要追溯到二戰剛剛結束的時候。當時,蘇聯正在開發多種武器,發揮不同的作用。科學家在研制核武器,讓國家之間出于對全面戰爭的恐懼而緊鎖邊境;與此同時,槍械師和工程師們競相設計一種常規武器,一種步槍,能把機關槍高速射擊的威力和輕武器的便攜性結合起來。這將是一種在概念上仿照納粹德國突擊步槍的新武器。

在后來的評估中,坦克戰老兵米哈伊爾·T·卡拉什尼科夫上士(Senior Sgt. Mikhail T. Kalashnikov)被認為是這種中等火力步槍原型的創造者,它可以自動亦可半自動發射。

AK-47的有效射程超過兩個橄欖球場的長度,于1947年投入使用。幾年后,更輕、更容易制造的升級版AKM開始批量生產,將成為這個共產主義國家幾乎所有地面部隊的標準步槍配置。

魅力何在

和傳統步槍相比,卡拉什尼科夫系列的步槍更短、更輕,它造價不高,耐用而且十分可靠。它沒有多少活動部件,精巧的設計令人幾乎可以憑本能完成拆卸和組裝,使用者不必花什么時間就可掌握它的基本要領。

它的子彈比傳統步槍的子彈要小,這意味著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的槍手可以攜帶更多彈藥,更有殺傷力。中等火力的子彈也意味著槍械后坐力不大,初學者練習射擊時會相對容易一些。

卡拉什尼科夫步槍本身的物理特點還不足以解釋它的統治地位。大型軍工廠大批量生產這種步槍和彈藥,令它成了世界上盡人皆知的物品之一。

蘇聯自20世紀40年代開始生產這種步槍,之后又擴展到《華沙條約》的仆從國,以及中國、朝鮮和南斯拉夫等地。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數千萬支步槍被源源不斷地生產出來,不管需要不需要。

一大批軍火工廠保證了穩定的供應。更多國家的軍隊采用了這種武器,并開始自行生產彈藥。20世紀70年代,蘇聯陸軍引入了一種新型號:AK-74,它的子彈更小、更快。數百上千萬老款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槍被正式淘汰,流入國際市場。計劃經濟國家的一系列工業決定加在一起,為這種槍械的大普及創造了條件。

游擊戰

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的普及改變了現代戰爭。隨著共產主義政府把它提供給自己的盟友和代理人,這種步槍開始扮演一種始料未及的角色:把戰場雙方的實力拉平。

突破發生在越南。非洲曾被小股的歐洲小分隊占領,他們用機關槍對付規模更大卻沒有同等武器的本地武裝。在越南,這樣的優勢已經不見蹤影。配備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的游擊隊員同超級大國的步兵正面交戰。現代化遠征軍面對農民手中廉價步槍的自動火力,遇到了勢均力敵的對手。遠征軍的野心一再受到阻撓。

在越南的叢林戰爭中,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相對美國M-14步槍的優勢,促使當時的國防部長羅伯特·S·麥克納馬拉(Robert S. McNamara)敦促五角大樓加快制造新的美制突擊步槍AR-15,后來被名為M-16。這個決定最終把突擊步槍推到了今天的地位,成為全世界的標準軍用槍支。

在恐怖分子手里

效果在越南得到驗證之后,卡拉什尼科夫步槍成了恐怖分子的選擇,從此在人們腦海中形成了固定的聯想。

1972年,人質挾持者帶著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翻過了慕尼黑奧運村的圍墻,劫持了以色列代表團成員。這種步槍已經失去控制。它不再是某個國家的工具,也不再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工具。卡拉什尼科夫恐怖主義的時代開始了,全世界在電視上目睹了那一刻的實況轉播。

美國的回應

M-16容易卡住,應用于越南戰爭之后表現糟糕至極。但是后來,它的大多數早期問題都得到了解決,在美國的軍備中穩居一席之地。隨后,北約的標準化規定促使歐洲各國裝備它們自己的突擊步槍,這種規格的武器便開始在非共產主義國家傳播。

卡拉什尼科夫步槍引發了一場軍備競賽。到了80年代,AK-47和AR-15,以及它們的許多后代,成了全球性的一對針尖麥芒。

美國法律對平民持有AR-15及其競爭類型,一般限于允許僅可半自動發射的型號。但是,它們在退伍老兵、持槍權鼓吹者、保命論者當中越來越受歡迎,其擁躉有時還包括罪犯或恐怖分子;此類槍支在犯罪活動中也越來越頻繁出現,盡管與此同時卡拉什尼科夫步槍的生產已經開始走下坡。科羅拉多州奧羅拉影院內的大規模槍擊案、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的大規模槍擊案,以及伊斯蘭國的同情者在圣貝納迪諾制造的槍擊案中,兇手使用的都是AR-15的不同型號。6月,奧蘭多槍擊事件中,兇手使用的是MCX,一種為特種部隊設計的軍用步槍,但也有半自動版。

半自動卡拉什尼科夫步槍在槍擊事件中也是屢見不鮮,令人沮喪。1989年,在加利福尼亞的斯托克頓槍殺了五個學生的槍手使用的是一把中國卡拉什尼科夫步槍。他的罪行刺激了加州,乃至全國開始禁止突擊型武器。7月,一名退伍士兵槍殺五名警察一案中,槍手使用的也是半自動卡拉什尼科夫步槍。

現代沖突

80年代和90年代,共產主義失敗,市場經濟歡迎斯大林時代的舊貨。共產主義國家的繼任政府繼續削減巨大的庫存,讓卡拉什尼科夫步槍進一步充斥世界。

卡拉什尼科夫步槍最大的買家之一就是五角大樓,他們的購買量成千上萬,提供給阿富汗和伊朗的代理武裝力量。五角大樓還向這些組織分發數萬支M-16步槍,以及基于AR-15設計、槍身較短的M-4卡賓槍。這些武裝力量很多都失敗了,他們的步槍也流入當地集貿市場或落入敵人手中,讓危險分子有了更充裕的武器來源。

今天,卡拉什尼科夫和AR-15步槍的變種依然是現代戰場上最常見的武器;它們的使用對幾乎每場戰爭都至關重要。它們是叛亂和恐怖主義的必需品;它們幾乎是大規模槍擊事件的標配。伊斯蘭國在歐洲用子彈殺死的人,遠遠多于用炸彈;他們在多個國家控制著許多領地,一定程度上也是通過其軍用步槍儲備。

各國政府在控制這種武器的泛濫方面幾乎無所作為,反而時常起到推動的作用,美國就是這樣。借助卡拉什尼科夫和AR-15步槍的后續版本實施的犯罪、恐怖和壓迫行動,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固有之物,把平民百姓置于槍林彈雨之下。這一切還沒有結束的跡象。

C.J. Chivers是《紐約時報》記者,曾是一名海軍士兵并著有書籍《槍》(The Gun)。書中講述了卡拉什尼科夫沖鋒槍的歷史,和對于安全和戰爭的影響。歡迎在Twitter上關注他。Attila Futaki是一位匈牙利漫畫家。為《紐約時報》暢銷書波西·杰克遜系列繪本繪制漫畫。翻譯:晉其角

Copyright ©2017 www.luring.cn 風尚網 內容來源于網絡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老子是皇帝救援彩金